「如擬」的時代過去了?

 臺大開始實施全面的公文電子化。臺大實施公文電子化也多年了,但這次的重點是「全面」。將來承辦者、主管在創文、簽核、擬文時,都在線上作業。 今天助教來跟我談這件事,商量將來系辦公室之間如何配合因應。忽然覺得,一個時代結束了。
 若主事者願意,這套由舊中華帝國而來的公文制度應該申該世界文化遺產,更應該得到。若說,沒有公文制度就沒有中華帝國, 這一點都不誇張。現代社會中,為示前衛,凡事講「歷史記憶」、「集體記憶」,而紙本公文作為我們這文化最大的歷史記憶,卻沒有人呼籲保留。至少我翻閱各大報的「名人」論壇,沒有看過一篇文章。不知道這些人是有識或無識。時代的巨輪已進到了facebook、msn的境界了,誰會去眷戀書面、紙本。
 我當然也是毫無眷戀。只是若有所失。不是失去了「官威」,而是一個時代。在漫長的時代中,「當官」的主要表記就是批公文。唐劉禹錫「陋室銘」中的名句:「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後一句在講批公文的辛勞。對於當時的士人而言, 當官與不當官的差別在於批公文。在官府中,正襟危坐,拿著毛筆,沾上朱砂,批示公文,是官威的象徵。若你說「勞形」,對於想當官的人來說,也是甜蜜的負擔。以往會聽到主管對你說,我剛回國,桌上積了一堆公文,要趕快回去批。你可以感受到這種以訴苦形式所宣告的官威。
 當全面公文電子化後,這種情況就不存在了。以後主管的桌子不再堆公文了,也沒有秘書拿著公文進來請你批示。或許許多人會很失落。而另一種現象就發生了。主管可以晚上十二點抱著電腦在床上批公文。也可以在咖啡店裹面藉著無線上網而批公文。將來主管出國,副手或下屬代行的事是不是也就取消了,因為主管可以在國外上線批公文?那麼出國也就不用請假了,只要表明「本人出國繼續上線批公文」。
 但想來是很慘,你就天涯海角都被找到。以前當官藝術中有一招,就是有棘手公文要批時,該主管突然當天生病不能進辦公室,而由副手代批。結果出了事,副手被抓去關。現在就不可以了,即使不進辦公室,也可以在家裹上線批公文,更何況重要公文。醫院的走廊也也可以上線批公文。近幾年我出國,已靠email等媒介聯絡助教、助理,甚至還msn,「遙控」辦公室、研究室。現在可能還要批公文。若那天出國渡假,回到旅館繼續批公文,應該可以加註「簽於夏威夷某渡假旅館中」。
 以前嘲笑官員在當官前要練練「如擬」二字。想想在你下屬的擬文中,你很權威的批下「如擬」二字的景象。今天還有人堅持用毛筆批公文,大概就是要努力保存這種歷史記憶。臺大的電子公文系統中,當然不會只讓主管以選單的方式簽核,還是可以打上文字。是照樣可以打上「如擬」。這種以電子的方式呈現「如擬」,是新時代的展開,下次要助教創個文,讓我批批,感受一下時代氛圍。
 當然,這是玩笑話。學者願意批改論文,不要批公文。但談到歷史,麻煩事就來了。一旦紙本公文消聲匿跡,全面電子化,那麼我們的史料怎麼辦?我是不知道這些電子公文如何保存。這時就慶幸這不是我的煩惱,而是下一代史學家的困境。我研究的時代,連紙本都不流行,大家拼命去找木簡、石刻。我也經常自我解嘲。圖書館有時會辦臺大某名教授的生平展覽,用一室的空間,展示其書信、作品等。你就看到泛黃的信紙或稿紙,與褪色的鋼筆字。我早就電子化了,沒有這一類書信、作品。將來我的學生中有好心者,願意幫老師也辦個展,只要商請圖書館借個半徑十公分的場地,容放一張光碟片即可,我畢生作品盡在此光碟中。學生也笑我這種想法其實落伍了。「老師,將來我們都會在網路上追念您」。是啦,連這半徑十公分的場地也不用借了。想來,也是有幸。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偶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