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住五星級飯店的人才配讀《論語》?

 媒體報導「中華大成至聖先師孔子協會」要推動五星級飯店房間內放《論語》。第一個感覺是「又來了!」這是臺灣社會的一批人,繼以《四書》為教科書之後,另一波儒教化臺灣的運動。我不會花時間去說服這些人,因為自作自受。人真的不會從歷史中學到什麼事情。若將《四書》放進必修課程中,大家就成為儒教徒,那麼蔣介石、陳立夫早成功了。故愈推動《四書》為教科書,討厭儒家的人愈多。
 至於五星級飯店房間放《論語》,我也不反對,只是好笑。近代旅館制度主要是從西方來的,臺灣的飯店房間置聖經當然也是承襲西方的制度。它的目的不是在推動基督教,而是應付房客的需要。基督徒有每天讀聖經、禱告的習慣。旅人可能匆忙間忘了自備聖經,所以飯店提供。這個置聖經的規矩不是在宣教而是客服,可想而知。即客人有需要,所以我放置。但現在的客人需不需要在深夜回到旅館後,急需一本《論語》拜讀,這個我是不知道。但臺灣這個孔子協會的動機擺明了是傳教。主事者設想,一位未接觸過儒學的旅人,打開房間的抽屜,偶見《論語》一書,翻閱後被其吸引,而成為終身信仰,或歌詠中華文化。這個可能性,嗯……。重要的是,來臺灣住五星級飯店的人,大多是外國人。他們的中文程度本來就難以高估,要他們讀連華人知識分子都看不懂的《論語》,且在公務之餘或旅途困頓之中,實在是太樂觀了。若是要進住飯店的臺灣人看,那就不用了。他們在飯店外的世界有的是機會,不用孔子協會的人煩惱。
 讀者會批評我,儒學不是宗教,《論語》不等同聖經,不可混為一談。該協會的領導人正是體會到旅館房間置《論語》有將儒學宗教化之虞。所以根據報載,孔子的「嫡長孫」就要去掉這層宗教味。報載,這位孔家嫡長孫說,旅館房間放《論語》,可以讓商務人士讀後,幫助他們談生意或解決人生困境。這才是我說的「好笑」。若是為了教導談生意的技巧,或想通人生困境,何必放這麼難讀的《論語》。坊間出版一堆「商場決戰技巧」等書,星座的書也可以讓一些人想通人生的道理。若只是為了商場百戰百勝等世俗目的,放這些書更有效。該協會的領導人也說,儒家不是宗教,是「待人處事的哲學」。我知道他們的苦心孤詣,是不要掀起「聖經vs.論語」的戰爭。然而該「孔子協會」既然不敢承認《論語》是一本宗教書,只是一般的勵志讀物,那去旅館附設圖書空間看就好,也就更沒有放在房間的意義。
 而我說《論語》難讀這一點,該協會也想到了。所以他們要推節錄本、白話文注釋本。若要宣傳儒學,更有效的是推漫畫本。外國人可能看不懂中文,或許可以看懂漫畫。如此更具效果。
 好笑的事還很多。若是那麼積極推動儒家文化,要向海外啊。《論語》放在臺灣旅館有什麼意義。但這完全符合臺灣人的個性,在島內嬴就好了,管它這個世界如何。希望該協會積極推動海外五星級旅館房間放《論語》運動,甚至遍及伊斯蘭教世界,這才是愛孔子的正途。
 我也不要讓人覺得我只在嘻笑對方。我也幫該協會獻策。放《論語》不是高招。這麼厚厚一本,沒有人會讀的,讀了也不懂。不要學基督教,還是以效法佛教的作法為是。我們在路上可以看到「某某法師曰什麼什麼」的標語,簡捷有力,這才有宣傳效果,而且其內容就是「待人處事的哲學」。因此可以讓旅館在房間內的明顯處貼上《論語》的句子。好比進房插卡處之上貼著「有朋自遠方人,不亦樂乎?」牀頭櫃上就貼著「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這樣作只有一個缺點。過一陣子後,這些標語旁邊又加了「信耶穌得永生」、「南無阿彌陀佛」、「福德正神、心誠則靈」等各式標語。也有可能客人受啟發,會要求飯店加貼個人標語,如「高考必勝」、「阿美嫁給我」等。至於後續如何解決,就讓飯店業者傷腦筋。
 這種臺灣五星級飯店置論語運動說穿了就是中西對抗心態。當今天中國崛起,這種對抗心態更被抬舉與合理化。其心理狀態就是,你放一本聖經,我就要放一本儒家經典。不然,想想,為什麼只放在「五星級飯店」?答案就是五星級飯店放了聖經。否則何以偏厚有錢住五星級飯店的旅客。難道住四星級、三星級、青年旅館、民宿的人,就應該不用念《論語》了。我想只因為這些旅館沒有放聖經,故這裏不是對抗的場域。都網路時代了,還在計較旅館房間的抽屜放什麼書。孔子在世,是否是這個格局?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歷史與世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