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驕其國人:從日本的外國人登錄證談起

  據報載,日本的「外國人登錄證」的國籍欄可填台灣,而今天正式改發新的登錄證。我注意到這個新聞的原因是我也曾持有這個卡片。我想起十二三年前,我偕妻兒到千葉市的花見川區役所辦理外國人登錄手續的往事。在過程中,受到役所工作人員的善待,心存感謝,只是對這張卡片不滿意,覺得被歧視。這真是很差的感覺。一來,外國人要按指紋,而指紋直接印在卡片上。將外國人等同罪犯,是不文明的制度。只是,日本政府也覺得這樣作是不應該的,所以在卡片的指紋處蓋上貼紙。但這是所謂欲蓋彌彰。二來,在國籍欄上註記中國。
  如今,日本政府能對旅日的台灣人的國籍欄有正確的紀錄,我也很高興。然而,媒體在報導這則新聞時所持的觀點卻耐人尋味。「聯合報」的標題是:「等了40年旅日台僑終成正港ㄟ台灣人」。我的疑問是,一位選擇終身住在日本的台灣出身者,為什麼被台灣的主流媒體封為「正港台灣人」?台灣媒體普遍歌詠這種長期旅居海外而沒有辦理入籍的人,甚至認為他們比島內的台灣人更愛台灣。他們愛不愛台灣,我無從知道。只是台灣輿論對他們高度讚揚,對我而言是怪現象。
  這也讓人聯想到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有一次過境美國加州,對當地的台僑演說。他激動說到,台灣島內有些人不愛台灣,他要他們離開這個島,移民出去。結果在場的台僑們歡聲雷動,渾然不覺自己就是已移民出去的人。
  我也說過一個我自己的故事。十二年前我在東京工作時,我東大的學生帶我去一家台灣人開的書店。學生介紹我認識老闆,對老闆說我是從台灣來的學者。我懷著興奮的心情要跟他談話。他劈頭就問我:「你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我禮貌對應後就掉頭離去。我實無必要接受一位已定居在日本的台灣出身者檢查我的台灣人身分。
  說穿了,就是「驕其國人」。也就是以其自身具有美日的背景,而自認為比島內的台灣人高級,更不用說高過島內具中國背景的人,或稱之為外省人。如那群對李登輝歡呼的台僑,因為有了美國背景,而是台灣人中的高級者,故有權對台灣的人與事指指指點點。
 也是好多年前,我參加一位大學同學的婚禮。同桌都是這位新郎同學的留美同學。他們基於政治意識,只願用台語彼此交談。我正在觀察他們那種傲氣時,卻發現他們跟自己的小孩都說英語。原來,國語、台語只是「人民內部的矛盾」,而這群留美菁英的最終目標是要讓下一輩轉換成更高級的人種,即美國人。
  我從不反對移民,甚至鼓勵移民。我們已進入國際化的時代,台灣人也應該像猶太人般,積極向外移民。台灣人可以選擇去當美國人、日本人、加拿大人、紐西蘭人…。在這個新時代,想當美國人、日本人可以理直氣壯。但同時,我們也可以像猶太人般,在國籍成為外國人時,保有自己的認同與文化。如同有美國的猶太人般,而有美國的台灣人。但千萬不要以移民者的身分來「驕其國人」。
  最後,日本的外國人登錄證能為台僑正名誠然是喜事,但也不是像報載的,這是台灣的「本土意識抬頭」影響到日本政府。少自我陶醉了。日本右派政權所關心的是國際局勢,他們要的是聯合台灣以對抗中國吧。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歷史與世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