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舉已死,科舉萬歲

  臺大歷史系學生會所辦的「史學營」邀我去上一堂課。我的題目是「科舉已死,科舉萬歲」。這是以歷史上的科舉為題,討論中國(華人)社會的公平觀。科舉在1905年廢止,至今已百年以上了。但這種傳統中國的公平觀至今尤存,或許於今尤烈。所以我說「科舉已死,科舉萬歲」。
  我也引一些時事,好跟這一群高中生對話。其中之一是法國高中會考的哲學考科。前一陣子,臺灣的媒體、網路大幅報導這個夏天的法國高中會考,並讚揚其深度。什麼「法國可以,臺灣為什麼不可以」等論調又充斥網路。有網友看到其考題,說「感動到想哭」。更有網友大罵臺灣的考試制度,說我們的考試制度還停留在上古時期。
  我花了一點時間去研究一下法國會考,尤其是哲學考科。據說,它的題目有「如果沒有國家或政府,我們會變得更自由嗎」、「每個人都有追求真理的責任嗎」、「透過勞動,我們獲得甚麼?」、「所有的信仰,都和理性相違嗎」等。有評論者說,臺灣的大部人都不會回答。這是有可能的。但臺灣有一個怪現象,就是大部人不會的問題,考生都會。我兒子是國中生,他的測驗卷我也大多不會,可是他卻會。作為發明考試制度的文明古國的後裔,這種現象其實不難懂。只要它作為考科,那有什麼是臺灣考生不會的。一旦十二年國教啟動,國中在校表現要計入,且包括體育,你就發現,臺灣少年什麼都可以,如扔鉛球、撐竿跳,甚至水上芭蕾。只要可以衝名次而申請入學時加分。上面講的哲學考題,怎麼會難倒我們的學生。
  問題是:標準答案呢?當我研究了法國會考的哲學考科,我沒有網友的感動,原因是,臺灣非不能也,不為也。不為的原因是我們社會追求的是科舉式的公平。而這種公平是我們社會的核心理念。所謂科舉式的公平有二個條件,一是外部評審,二是客觀標準。簡單的說,就是要有標準答案,以利客觀的評分。這樣的考試(選舉)制度在明清形成,於是有標準考試讀本(四書集註等)、標準的文體格式(八股文),及其維持公平的考試技術如彌封、滕錄與糊名等。這些制度都反映了明清時期的庶民社會要求公平的動力。相對之下,六朝時的九品官人法的「中正評品」是訴諸名士的權威與主觀判斷。隨著時代的發展,這套選舉原理也被否定。
  而順著明清科舉制度的發展,我們有了選擇題這種發明。環顧宇內,重要考試是考選擇題的國家恐怕少之又少,尤其是人文學科。臺灣是極少數的。撇開好壞的價值觀,選擇題真是一種偉大的發明,只有我們這種重視所謂公平的社會才會發明出來,且已根深蒂固,無法更改。十幾年前,大學入學考試還順應改革呼聲,在歷史科中加入了非選擇題。我還參與過閱卷。閱卷前,會有說明會。主其事者會宣布給分的標準。那是一套格式。然後我們根據這套格式給分,並判斷是否應扣一分、二分…。既然非選擇題也是如此標準化答案,那何必由我這種大學教師來閱卷,找工讀生即可。後來我就不想再參加了,再後來非選擇題也就取消了,又改回全部是選擇題。
  大學入學考試加考哲學或許不難,難在如何有標準答案以利評分。一旦沒有標準答案,你可以想像每次放榜,我們的社會就會暴動一次。那些在FB上給法國會考按了讚的人,若考試成績不佳,是否會心服口服,就不得而知了。若有了哲學考科,同時可以公布標準答案,那麼我們考哲學作什麼。總之,臺灣是個科舉社會,可能與不可能都受這個規範所制約。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教學與研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