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清水寺的蝦夷領袖慰靈碑

 
 這是2004年秋天參觀京都清水寺時所拍下的「北天之雄」的紀念碑。碑上題名的二人為日本東北地區的「蝦夷」領袖阿弖流為(アテルイ)與母禮(モレ)。我曾在我個人網站上介紹了這個碑。這幾天上「東亞古代政治史」,來到了天皇制成立的課題,又提到這件事。有感而發,再藉機議論這段歷史。
阿弖流為與母禮是八世紀末日高見國胆沢的「蝦夷」領袖,這個地方在今天的岩手縣水沢市。阿弖流為成功的率領其族人抵抗以今天京都為根據地的日本國。但終究大勢已去,於是向日本的軍隊投降,雖然日本的主帥坂上田村麻呂英雄惜英雄,但阿弖流為與另一位「蝦夷」領袖母禮二人於802年遭處死。八年前的794年,桓武天皇定都「平安京」。歷史上的「平安時代」於焉展開。隔年795年的正月踏歌節會中,平安城的貴族歌詠「新京樂,平安樂土,萬年春」。然而,歷史上王權在宣稱和平的同時,都在對外戰爭。平安京的落成也是東北戰爭的展開。797年,坂上田村麻呂被任命為「征夷大將軍」,801年攻入阿弖流為的本據胆沢,阿弖流為兵敗被擒,被送至京都,遭處決。這兩位「北天之雄」葬身在一個自稱「中華」的朝廷中。
 這個碑是為紀念「平安遷都1200年」所設立的。這一年是1994年。而設在清水寺的原因是據傳清水寺是坂上田村麻呂所建的。將戰場的互相砍殺的二員主帥用這種方式結合,或許是日本人的幽默感。當然,這是一個政治行為。無論是一千二百年前的英雄惜英雄的傳說,或一千二百年後京都清水寺的立碑,都看出日本的統治菁英如何致力於民族整合的事業。藉由慰靈的作為,這二位「蝦夷」的領袖成為「日本民族」的成員,東北地區自然也是「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
 我在課堂上也一時興起,談到這一類「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歷史事件。如威廉華勒士(William Wallace)之於十三、十四世紀的英國。我的英國史知識有限,對於威廉華勒士的知識來自梅爾吉勃遜所演的「英雄本色」(Braveheart)。由於我兒子小時迷戀大場面的戰爭,所以反覆在DVD機器看這部片,其情節也讓我印象深刻,尤其是威廉華勒士在倫敦被處死的過程,雖然我無法判斷史實與否。台灣這幾年有「賽德克巴萊」熱。莫那魯道也是另一個小蝦米,以對抗日本帝國這支大鯨魚。想來,或許可以開這一門通識課,找一些學者,專門講這種「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歷史事件,以更深入的探究歷史上的王權與帝國。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研究劄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