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少吃鵝肉的原因?

  讀《日本書紀》。雄略天皇十年九月條記:「身狹村主青等,將吳所獻二鵝,到於筑紫。是鵝為水間君犬所囓死。」事情是二年多前,即雄略天皇八年(西元464年)二月,身狹村主青與另一位檜隈民使博德,二人作為倭國的使節赴中國大陸的宋國,《日本書紀》記為吳國。身狹村主青等於二年多後返回倭國,並帶回了二隻鵝。其所乘之船當在北九州的福岡登陸。而這二支活禽的鵝被當地豪族的水間君的狗給咬死了。這還引發了一場政治危機。
  身狹村主青在訪宋國二年多後回國,攜來了二隻鵝。史料上說是「吳所獻」,無論如何是從大陸的江南帶回的禮物,應該是要送給倭國王。由於王羲之愛鵝的故事家喻戶曉,故可以推測東晉以來,在中國南方,鵝成為人們熱愛的珍禽,或者誇張一點說,東亞掀起了「鵝熱」。所以當倭國使者回國時,才會選擇鵝作為「伴手禮」。如此大費週章的攜回二支活鵝,我想不是為了作料理,也不是單純的供天皇觀賞用,可能是想讓這二隻鵝在日本繁衍後代吧。據《日本書紀》雄略天皇十年九月條所載,水間君為了謝罪,賠了倭國王「鴻十隻與養鳥人」。鴻當是北九州的珍禽。而由「養鳥人」可知獻禽的重點在供倭王養育。至於養育以後是否把它們吃掉,另當別論。故也可以推論這二隻鵝本來也是打算養在倭王的院子裡。這也才會千里迢迢的從寧波港或揚州港運到博多港,接下來應該是從博多港經瀨戶內海到大阪。即使這二隻江南鵝沒有因事故而意外喪命福岡,我也懷疑它們有可能順利到達倭國王的特設養殖場。千里海路迢迢,不折騰死也才怪。
  我常有機會請日本學者在台北吃飯。有時我會選賣鵝肉的餐廳,如台菜、潮州菜、粵菜餐廳等,因為日本菜中少有鵝肉。我不知道為什麼日本人菜中(主流菜系)有雞、鴨而少鵝。或許這是水間君犬所害的。若第五世紀的日本順利的繁衍了「鵞鳥」,鵝肉就成為古代貴族餐桌上的佳餚,然後成為日本料理的一種。當然這是我胡說的。容我進一步幻想,或許事情不是如《日本書紀》所記。這二隻鵝到了福岡,下了船就被折騰死了。這位水間君(有稱是嶺縣主泥麻呂)就趁機把這二隻鵝給吃了,然後賴給狗。
  近年來中日關係不佳,中國政府何不利用這個故事,再送二隻大白鵝給日本,而且用空運,直接送到京都,養在天皇御苑,以補這一千六百年前的憾事,也添一段佳話。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研究劄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