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台大校歌

DSC01137  這幾年在台大作行政工作,有一特別的經驗,就是聽到台大校歌。好比校務會議的會前、會後,尤其是畢業典禮。因為系主任工作需參加畢業典禮,才有機會與畢業生一同起立唱校歌。我還蠻喜歡這首校歌。我也好幾次在台大歷史系的學生活動致詞時,引校歌的末句「這百折不撓的作風,定使我們一切事業都成功」作為結語。

  我也經常在上課時開這首歌的玩笑。校歌中有一句「遠望那玉山突出雲表」。我從三十多年前大一開始,就不斷在校園中「遠望玉山」,一次也沒看到。畢竟玉山是在群山峻嶺中,不像富士山是突然矗立於平原旁。

  我喜歡這首校歌的原因,想來是它很勵志。校歌用來勵志,看似平常,其實若置於時代脈絡,則諸事不易。歷史學家會告訴你,詮釋一段文本,先要解讀出它所記的內容,再分析它沒有說的或故意不說的。前者非易,後者更難。但台大校歌所說內容其實很明清楚,就是「同學們,有高遠的目標,百折不撓,事業要成功。」這就是我所說的勵志。

  那麼,什麼是它沒說的。這只要比較戰後以來台灣各學校的校歌就可以知道。直接了當的說,這些校歌都被政治口號侵入。政治程度淺的總要提點國家民族復興、祖國榮光之語。政治程度深的,則直接喊反攻復國、實行三民主義、建立大中華等。作於1947年的台大的舊校歌算平實之作,也有一句「挾民族之輝光」,這就是一例。

  對照之下,就可以知道目前的台大校歌之去政治化。這首歌作成於1960年代的前期,那是一個政治嚴格管控教育、學術的時代。台大不只不會是例外,更是重點工作所在。在這個脈絡下,重新回來看台大校歌,則完全避掉了政治用語,在它的那個年代,就算不是至難,也誠屬不易。我們不得不對這首校歌的創作者及當時台大的決策者表示敬意。

  台大校歌的作詞者是沈剛伯教授。沈教授大名鼎鼎,是優秀的歷史學家,不用我多介紹。沈教授在作這首歌詞時,如何拿捏政治,我無法推測。但我想歷史學家更能體會政治紛擾之如過眼雲煙,某些人生的道理才是永恆的。一首校歌理應永遠傳唱,不應作政治的傳聲筒,不管你是否認同這個政治。我也沒有批評其他學校校歌的意思,畢竟人多是時代的產物,或只能順從時代以求生。只是如今事過境遷,我們重看許多學校的校歌,太多的政治口號總令人覺得與時代脫節了。不管錯的是校歌還是時代,多講點人生的道理總是可以傳世。而校歌是用來傳世的。

  也附帶追念沈剛伯教授。我從未見過沈教授。沈教授夫人曾祥和教授則在台大教過我。1985年夏天,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曾老師曾邀我們修課學生去老師的青田街宿舍玩。那棟日式平房令我印象深刻。因緣際會,我因台大教職之故也搬入台大宿舍,就住在曾老師家附近。2013年曾老師去逝。依規定,曾老師走掉後沈教授的宿舍就由台大收回。那年七月,我在台大收回前去參觀了沈、曾教授的故居。真有「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之感,與物是人非之嘆,更何況主人已不在。附一張那天的參觀留影,以記錄一個逝去的年代,並遙想沈教授在其中思考校歌歌詞的情景。

  最後,抄錄台大校歌歌詞如下。

臺大的環境鬱鬱蔥蔥

臺大的氣象勃勃蓬蓬

遠望那玉山突出雲表

正象徵我們目標的高崇

近看蜿蜒的淡水

他不捨晝夜地流動

正顯示我們百折不撓的作風

這百折不撓的作風

定使我們一切事業都成功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歷史與世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