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跪師禮談跪禮

 媒體近日在吵「跪師禮」。作為研究禮儀的歷史學者,我有興趣的是禮儀本身。行禮是人的特色。我是老師,我習慣學生不斷對我行禮。有對我鞠躬,或點頭示意,或舉手說嗨,或起立為禮等。我是沒有遇過有人跪我。若有學生到我研究室,噗通跪下來,肯定把我嚇壞了。我不會認為該生在對我行禮,而是有求於我,好比求我不要當了他。對我而言,跪師禮的問題在於,我們這個時代,下跪不是一種禮。
 跪在古代是一般的禮儀。這裡的古代,大約指十世紀以前。古人席地而坐。所謂「坐」,就是跪著而屁股置於後屈的腳上。也就是今天日本人在塌塌米上的坐姿,所謂正座。從坐姿起身,大腿直立,就是跪。這種從坐姿起身而跪,是一種行禮。另外一種行禮法就是在跪姿時俯身彎腰,通稱為拜。拜禮的最敬禮是匍匐,即從跪姿轉為全身趴在地上。今人不再席地而坐,而是坐在椅子上。因此禮儀也跟著改變。跪禮變成起立為禮。若我們坐著要行禮,通常會站起來。此即起立為禮。起立為禮的經驗是我們都有的,不用多說明。若在起立時要進一步行禮,就是鞠躬。其意義同於古代在跪姿時的拜禮。鞠躬之禮至今仍普遍流行於東亞,也不用多說明。近年我參加台大的畢業典禮,最後會有謝師禮。全體的畢業生會先起立,再向老師們鞠躬。且依禮儀的規範,受敬禮者也一定會答禮,老師們也會起立點頭以至鞠躬。因此你看到的畫面是師生相互行禮,雖名為謝師之禮。
 跪在今天我們這裡已失去了行禮的意義,而成了處罰、屈辱的儀態。我推想設計這種新生入學跪師禮的人並不是想要展示學生必須屈服於老師的道理,而是要玩個古禮的遊戲,希望能藉古禮以傳遞古代尊師重道的遺風。就算有點異想天開,但立意也有良善之處,不應苛責。只是時代的脈絡不同了,主辦者無法說服這個社會去再認識跪禮。只要批評者抓緊「下跪」這個意象,這個儀式就被醜化了。另一方面,主辦者所設計的古禮也是只有半套。我在一些新聞照片看到學生跪著,老師則是高腳垂坐在椅子上。若說這是文創,我也接受,但不好說是古禮。古代一般的行禮,若是跪拜,行禮雙方都會是跪或跪坐著,即使是有明顯上下關係的君臣雙方。一方向對方行跪拜禮時,對方至少會以跪坐之姿答禮,如點頭、彎腰以至回拜。學生跪著,老師坐在椅子上,雙方行禮,這的確是很奇怪。若安排老師也跪(坐)著,整個畫面就會協調很多。其實也才合乎古禮。
 若讀者對讀學術論文有興趣,可以參考拙作〈中國古代君臣間的敬禮及其經典詮釋〉,《臺大歷史學報》31,2003-6。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歷史與世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