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尿布台談歷史研究法

  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大意如下。它在指控百貨公司「性別歧視」,尤指歧視女性。因為該百貨公司只在女廁設置「尿布台」,而男廁沒有。這是有趣的事,我趕快抄下來,以作為教材。因為歷史學在意是「歷史事實」與「歷史解釋」。某某百貨公司如何設置尿布台,這是作為事實,是通過我們歷史學家喜稱的考證而得到。但如何從歷史事實導出歷史解釋,則是另一個史家的技藝。歷史學告戒學生不可不經思辯的就從歷史事實導出你自己以為是的歷史解釋。
  就尿布台問題,我們來想像這樣的情景,以推論是否有性別歧視。我們先確認,包尿布是親子間的行為,它是一種親職。至於傭人幫忙包則另外考量。然後,我們想像三種情境。一是媽媽一個人帶嬰兒逛百貨公司,而嬰兒需要換尿布,然後走進女廁,發現有尿布台,太好了,真方便,心裡覺得高興。二是爸爸一個人帶嬰兒逛百貨公司,而嬰兒需要換尿布,然後走進男廁,發現沒有尿布台,心裡覺得*&@$,接下來要怎麼作各憑本事,跟小孩說「你忍忍吧」,也是一招。三是夫妻二人帶著嬰兒逛百貨公司,而嬰兒需要換尿布,因為女廁有尿布台,因此由媽媽帶去換尿布。
  這三種情境如何推「性別歧視」,尤其是歧視女性?若是第二種情境,應推論出歧視男性,不給作爸爸的有換尿布上的便利。至於第三種情境下若可以導出歧視女性的可能,則是天下的母親都不情願幫自己的小孩換尿布,不認為那是親子關係的一部分。若在第三種情境下,是該父親主動願意幫小孩換尿布而發現男廁沒有,就我個人的感受是該百貨公司不給我個方便,心裡不爽。在這個情況下,為母者發揮母職去幫自己的小孩換尿布,如何推論該百貨司歧視該女人,我還摸不透解釋法。
  目前我的結論是,最應抗議的是上述第二種情境下的父親。就尿布台課題,若一定要講歧視,應該是歧視男性。再繼續推論,其實這與歧視何干?應該是「給個方便」的課題。百貨公司目前是給了母親方便。這有某種合理性。就算沒有大數據也知道在百貨公司中換尿布者以女性居多。百貨公司經營者根據這個現象而給它的女性顧客方便。等到一定程度的男性顧客一個人帶著嬰兒逛百貨公司而發現換尿布不方便時,百貨公司就會在男廁裝上尿布台。
  再者,歷史分析重在脈絡,要將歷史事實置於脈絡中。容我老師當久了,好為人師,這些話是說給我學生聽的。百貨公司的脈絡就是營利,白話叫賺錢。若你認為百貨公司的決策,如設尿布台,是根據家庭倫理,反映社會道德,那是誤置脈絡。若說百貨公司如此作是經營者主張由女性換尿布,這是錯誤的因果推論。百貨公司想到的是賺錢,而不是道德重整。設尿布台是要討好女性顧客,尤其是那些推著嬰兒車的有錢媽媽。若說百貨公司的動機是歧視她們,連我都覺得寃。因為百貨公司最喜歡有錢的女性!
  最後,尿布台也可以用來談歷史上的制度。尿布台是百貨公司為了營利而設置的措施,或作為一種制度。一旦成立以後,該制度就可以被拿來「玩」,所謂「玩制度」。設想一對夫妻帶個小孩逛百貨公司,結果要換尿布了。丈夫說,只有女廁可以換,愛妻,就由你去換吧。言下之意,是該男人好想去換但不得已。而妻子不管是否心甘情願,或許覺得老娘倒楣,也無處發脾氣,只好抱著小孩進女廁。我們說該丈夫玩了女廁有尿布台的制度,讓他可以利用這個老婆不在的空檔,欣賞過往的美女。
  贅語一句,尿布台課題用來討論階級、貧富,可能比性別適宜。

About 甘懷真

現職: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研究領域:中國古代史、禮制與皇帝制度研究、東亞古代政治史 通訊處: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4段1號 電話:886-2-3366471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教學與研究.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