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人間一隅' Category

沙崙線之旅

星期六, 一月 26th, 2013

 我經常到成功大學。這一年來,出了台南高鐵站後,就換搭「沙崙線」到台南火車站,從後車站出去,再安步當車的走到成大歷史系。從高鐵換到「沙崙線」,會有奇妙的心境轉換,好像穿越時空,從現代文明的高峰回到現代文明的開始。然而,有趣的是,沙崙線也不是所謂「在來線」。它是一條因應高鐵開通後的新造路線。這也反映了有趣的台灣鐵路史。一般都是先有綿密的「在來線」,然後再有高速鐵路的路線。台灣卻是反過來,因為高鐵來了,政府再去興建鐵路以連接高鐵與地方。由於長期的「公路主義」,台灣早就放棄興建鐵路。據我網路查詢而來的知識,沙崙線是繼「南迴線」(完工於1991年)後,台鐵所造的第一條鐵路,開通於2011年。長期以來,台灣不只沒有新鐵路,一些「在來線」也相繼廢掉。但沒有想到的是,高鐵來了,鐵路又回來了。沙崙線是一條美麗的路線。從台南高鐵站(沙崙)到中洲是高架,可以俯看台南。至少對於我這個外地人,是意猶未盡。

釜山紀行(一)

星期三, 六月 20th, 2012

  2012年6月中旬,第二次到釜山。   上一次到釜山是去年四月。那次的目的與這次一樣,是參加位於釜山的韓國海洋大學(校)所主辦的「世界海洋文化研究所協議會」(WCMCI)的年會。這幾年我關心東亞內部的文化交流,而釜山作為東亞的最大的幾個海港都市,自是嚮往。在春天到釜山,一直想到的是「釜山港へ帰れ」這首歌,尤其是其中「椿咲く春なのに」的歌詞。那次,我也真的看到盛開的椿花(山茶花),非常興奮。回國後,一直想寫些遊記。卻困於生活的庸庸碌碌,一事無成。沒想到一年多過去了,我又踏上這個美麗的海港城市,而時序是這裹的初夏。   「世界海洋文化研究所協議會」是由東亞的幾個重要海洋文化的研究機構所組成,臺大也是其中之一,其他還有如(廣州)中山大學、廈門大學、神戶大學、中研院等。今年我是以臺大的代表身分與會。這個機構(WCMCI)的事務局是常設在韓國海洋大學的國際海洋問題研究所。該校的位置很特別,在釜山港灣中的島中之島。WCMCI年會的場所就在該研究所,而該研究所也就在海邊。開會的中場休息時,可以走出會場,面對釜山港(如圖),有煙波萬傾,茫然獨立之感。這也是非常獨特的開會經驗。

三月福島的回憶

星期五, 三月 18th, 2011

 一個星期了,陷入東日本震災的哀傷中。尤其後來幾天,關心的焦點也在福島核電廠的災變。我也不斷想到我在2002年前往福島考察史蹟的往事。那是春爛漫的三月。我從日本海沿岸來到東京,再從東京前往福島。從上野驛搭常磐線到茨城縣的取手驛。在車站前與一位東大教授會合。我們驅車往福島,目的地是江戶時代會澤藩主松平家墓所。猶記得關東平原櫻花夾道,當時春意盎然。在穿過層層隧道後,就進入了東北地區。愈往北走,積雪猶深。我印象最深的是磐梯山,因白雪覆蓋而晶瑩剔透,矗立眼前,如夢幻般。我們在鄉野間行走,因迷路而至民家探尋。往事歷歷,彷彿昨日。如今,同樣是櫻花將盛開的季節,卻遇此天災人禍,眼見生靈塗炭。  又記起去年訪問日本平戶的沙勿略(ザビエル)紀念教會時所買的書籤上的經文,這是出自《聖經‧羅馬書》,曰:「患難が忍耐を生み出し忍耐が練られた品性を生み出し希望を生み出す」。這是一段基督徒最愛的經文。因為是書籤,有所節略。中文本是:「在患難中,我們也是誇耀,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而《聖經》中也有這樣的應允:「但那臨到你們的試煉,無非人所能受的。」(〈哥林多前書〉)在此鉅大災難中,我們相信神與我們的約定,因此心中有盼望。  圖是2002年那時所見的磐梯山。

高鐵上的嘉南平原

星期日, 十一月 28th, 2010

 離開紛紛擾擾的台北,到台南開會。  高鐵是交通工具。這已是近年理所當然之事。每次在高鐵上過了嘉義,我總是刻意欣賞窗外風光,因為那是教科書所學到的嘉南平原。有了高鐵之後,嘉南平原成為我的真實印象,甚至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再是教科書中的地理名詞。  我是台北人。生於斯,目前工作於斯。小時候家裏經濟條件不好,能溫飽已是幸福,沒有什麼旅行的機會。我想在那個時代,我也不是特例。在那個汔車猶是奢侈品,而台灣的鐵路沒有發展的年代,這是常態。長大以後,尤其工作以來,口袋裏的錢是變多了。但有一段期間,去中南部各地,選擇坐飛機。也自嘲自己的高速公路之旅是到桃園機場出口為止,然後坐上飛機,海角天涯。有了高鐵後,雖然也是形色匆匆,但至少可以從容的看窗外風光,跟旅途中的土地有更多的親近感。我最喜歡的是嘉南平原的平疇綠野。照片是我在去程中,隔著車窗任意拍攝到的平原風光。


total of 322616 visits